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展覽資訊

:::

望你早歸 / 台籍日本兵

一曲「望你早歸」,唱盡台灣婦女盼望著去南洋為日本作戰的丈夫,能夠早日回到台灣團聚,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戰力吃緊,急需更多兵源投入戰事而徵召台灣青年加入日本軍隊,前往南洋等地作戰。根據日本官方資料,大戰期間,有207183名台灣青年加入日軍,其中約8萬人是戰爭後期徵調的正規軍,約12萬人則在軍中擔任軍夫或軍屬等工作。

台籍日本兵:柯景星

*
柯景星,於南洋戰事中擔任日軍戰俘營監視員,負責看守盟軍戰俘;移送戰俘時,日本軍官強迫監視員處決戰俘,戰後柯景星判死刑,後查出事件原委,係日軍長官以槍口威逼,故改判十年徒刑。柯景星擔任監視員期間,不忍當時中華民國駐北婆羅洲領事卓還來遺孀及遺孤在獄中孤苦無依,暗中以雞蛋救濟。2010年,卓還來的姪女尋得柯景星身份,特地自美來台感謝柯景星在戰亂時期的義舉,隔年柯景星過世。

台籍日本兵:高砂義勇隊

*
台籍日本兵不乏原住民,這是為了因應叢林作戰的需要,日本軍隊動員台灣各族原住民,編為高砂義勇隊,遠赴最蠻荒的新幾內亞等戰場,在前線做軍夫與游擊隊。這些原住民表現英勇,是戰爭中的傳奇,但犧牲也很壯烈,戰後生還者可能不到十分之一。高砂義勇隊成員中,阿美族志願兵李光輝的故事可為一例,他在印尼叢林裡待了近30年,渾然不知日軍已經投降。
高砂義勇隊是全日本軍隊唯一被准許佩帶私有番刀的軍種,一說是日軍看準原住民精通叢林生活而允許佩帶私刀,並以榮譽稱之。太平洋戰爭時期,盟軍在東南亞實施跳島戰術,封鎖日軍的物資來源,當日軍在南洋熱帶叢林物資匱乏、彈盡糧絕時,高砂義勇隊以番刀及野外求生技巧搭救日軍,因此戰後仍有日本人非常感謝這些原住民。

大時代悲歌 / 台籍中國兵

國共戰爭期間,有許多台灣青年參與戰役;這些青年中,有一部份曾於太平洋戰爭末期,由日本政府徵召從軍成為日本軍人,之後又因國共內戰,國軍頻頻失利而須補充兵源,國民政府在台徵召大批台籍國軍投入大陸戰場,存活下來的,有的成為俘擄,或者編列為台籍解放軍,為共軍出征韓戰;這些人當中也有些人日後輾轉回到台灣。無論他們的身份為何,都是因為戰爭所造成的大時代悲歌。

台灣人國民黨兵:梁啟祥

*
梁啟祥,1929年出生鹿港,16歲報考日本海軍工員,在日本海軍第61航空廠擔任工員。戰後,有感於兵役制度即將變革而從軍,加入國軍七十軍,曾擔任三八野砲砲兵。隨著國軍行走中國各地多處,1949年因回台奔喪結束軍旅生涯。

台灣人解放軍:陳永華與彭添福

陳永華,1929年出生台南,1945年加入國軍,1948年成為中共戰俘,隨中共軍隊出兵韓戰期間,投降盟軍成為戰俘。1954年1月23日,盟軍運送戰俘營俘虜,搭船自基隆港上岸返鄉。
彭添福,竹東客家人,卻說得滿口泉州腔。原來,他於1947年隨國軍整編七十師一部,在山東遭共軍俘虜後,編入共軍劉鄧(劉伯承、鄧小平)軍團,1949年於徐蚌會戰(淮海戰役)轉頭俎殺昔日國民軍同袍,殲滅國軍整編七十師。戰後,他落腳泉州五十載,在中共政權下,藉著泉州能偷聽台灣廣播之便,晚上蒙著被子哭,一解思鄉之情。他是「中華前滯留大陸國軍官兵權益促進會」會長,曾言「毛澤東和蔣介石搶當皇帝,拿我們當砲灰!」道盡時代的無奈。

**

動盪的回音

慰安婦

真實故事

*
蔡芳美,生於1931年,太魯閣族,在十三歲那年慘遭日軍強暴,從1944年6月至1945年8月,連續一年多,每晚都遭受輪暴,受害處就在離家不遠的軍用倉庫裡。戰後,阿嬤不敢再路經該處,面對自己可怕的過去。她始終守著祕密,直到丈夫臨終前,她勇敢說出祕密、請求丈夫原諒。丈夫告訴她,因為戰爭而從軍,沒能留在身邊保護她,不是她的錯。阿嬤說,「我曾受的傷,即使有藥可醫,也永遠不會好,只能藉助上帝的力量幫忙」。

慰安婦的背景

戰亂下的女性生命歷程,往往受到忽視,日軍設置的慰安婦制度即是其一,紀錄了日軍的暴行。

「日軍慰安婦制度」是指二十世紀日本軍國主義在亞洲地區發動侵略戰爭時,為減少士兵因性需求或性病而影響戰力,故由國家主動為軍人提供性招待,藉此穩定軍心;施行的方法,是運用強制力量,利用綁架、欺騙與誘拐婦女從事性勞動,剝奪了女性尊嚴與貞操。這種非人道的制度於1937年在南京開始,主要型態分為三種:(1)在慰安所內強迫婦女為日軍提供性服務;(2)綁架當地女性至慰安所;(3)在戰地的臨時性強暴。
根據保守估計,台籍慰安婦人數約二至三千人。戰後直至今日,日方仍不願正面承認慰安婦,甚或有意竄改史實,成為許多國家與日本之間的外交衝突;而台籍慰安婦的口述歷史,為日軍的暴行留下強而有力的證據。
(故事提供:婦女救援基金會)

看護婦

看護婦、看護助手

*
1942年陸軍志願兵實施同時,還辦理線兵補(憲兵助手)、看護婦(護士)、看護助手的志願申請。因此也有一群嚮往南丁格爾精神的台灣女性志願應募,前往戰地照顧傷兵。

台灣少年工

台灣少年工:李雪峰

*
當年的少年工,而今已是白髮蒼蒼。李雪峰當年是台灣少年工一員,當時台灣少年工駐日兩年期間,總共有66位少年工死在日本,除少數病歿外,多數死於轟炸及掃射,其中以台中州犧牲最多。名古屋轟炸時,25名台灣少年魂斷異鄉,李雪峰因牙痛外出就診而逃過一劫,現任台灣少年工聯誼組織「台灣高座會」總會長。

台灣少年工的背景

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日本處於劣勢,急需更多人力投入武裝生產,日軍遂募集台灣優秀少年前往日本高座海軍工廠生產軍用飛機,八千多名稚幼少年,自此離鄉背井,奔向生死未卜的命途。日本政府為了招募台灣青年,打出能在兵工廠學習一技之長、享有月薪、修業三年可獲得工業學校同等學歷證書,半工半讀的條件,吸引許多貧窮子弟踴躍報考。少年工雖然不是軍人,但一樣接受嚴格的軍事化管理,主要工作是生產戰機;根據當年少年工陳萬梓先生的資料,少年工幾無時間讀書,全力投入戰機生產行列,軍事化管理讓許多少年苦在心裡。日本戰敗後,少年工才得以返台。因日本嚴格挑選,許多少年工成長後都有傑出成就。

戰俘船

戰俘船

1942至1945年二次大戰期間,日本軍隊在菲律賓、新加坡、爪哇等地俘擄許多盟軍,並以舊貨輪押送盟軍戰俘至台灣、日本與南洋各地從事奴工。運送戰俘的輪船船體老舊、人滿為患,加上日軍對戰俘的非人道待遇,戰俘們飽嘗饑餓、疾病與酷刑,使得戰俘船素有「地獄船」之稱。1945年1月,一艘名為「榎浦丸號」(Enoura Maru)的戰俘船行經高雄港,盟軍誤認其為日方軍艦而予以轟炸,戰俘船上約350名盟軍戰俘殉難,遺體先集體埋葬於紀念碑附近,後來遷葬夏威夷退伍軍人公墓。

2005年,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於此處建立戰俘船紀念碑,藉此紀念二次大戰的戰俘,傳達世界和平的祈願。

*